介质、技术问题的撤档玄学背后:如何应对千万损失?

发布时间:2019-06-06   来源:盈丰娱乐官网   

【娱理】采集来自娱乐圈的第126个幕后故事

——————

《九州缥缈录》《大宋少年志》《带着爸爸去留学》

《我们都要好好的》《封神演义》海报


开播半小时前宣布撤档的《九州缥缈录》、突然开播片方还不明所以的《大宋少年志》、发布会后突然消失的《带着爸爸去留学》、定档后又临时调档播出的《我们都要好好的》、结尾突然不见的《封神演义》...


近两个月的电视剧排播几乎成为玄学,不打开电视机,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播出什么剧,即使播出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结尾。

“介质”和“技术原因”一样,已成为电视剧播出与否中,最高的、最难以跨越的门槛。


腾讯公告因介质原因,《九州缥缈录》不能如期播出


影视剧投资体量巨大,少则几千万,多则超过5亿,这一切的成本回收都堵在一件事情上——那就是播出。


只有播出了,才能拿到卫视的购片款,才能得到广告收益,才能验证这短则2年,长则3~5年的工作是否有价值,“保播出”是一条铁律。


“临时撤档”并非近几个月才有。去年此时,本该在央视八套晚间黄金档首播的电视剧《天下长安》突然消失,至今杳无音讯;2016年年初,原定于3月10日播出的《女不强大天不容》也面临了撤档的情况,但最终在两个月后播出。


《天下长安》《女不强大天不容》海报


从事发行工作多年的金女士告诉娱理工作室“任何时期为了抢档,都是要赶紧准备的状态,档期一直都有很高的不确定性,撤档、调档都是很正常的,只不过《九州缥缈录》和《大宋少年志》的撤档和提档都太快了,大家有点儿惊讶而已。”


但不同的是,前几年电视剧投资金额还没有水涨船高,宣传费用也还在一个可控平稳的阶段,宣发渠道相对固定,网络平台并没有成为大势,市场竞争情况还没有那么激烈。


而如今,近两个月的剧烈变动,行业人心惶惶。


紧急撤档的《九州缥缈录》


编剧:急需题材敏感度


最先慌张的就是编剧。以往只知道有些敏感题材不能涉及,但现在,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剧是如何就成为敏感题材的。


社会环境变化太快,电视剧创作需要前瞻性的目光,影视公司某工作室的制片人吴某在此前接受娱理工作室采访时,就明确表示过,“我们公司就只做青春、积极、正能量的题材,其他的都不考虑了。”


这样的规划,一方面是在塑造自己的工作室产出的内容更加具有自己的标签特色;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在最大的规避“技术”风险。


因“敏感话题”被禁的网剧《上瘾》


一个剧本的创作周期大概需要2~5年,从筹备到人物小传、剧本大纲、再到分集,整个过程中大部分时间编剧都在埋头创作,“如果编剧在影视公司还能拿到一些工资的话,压力会小一点儿,但如果是自由职业的编剧,压力应该非常大了。”张丽(化名)刚转行做编剧不久,此前也做过一些剧本的前期策划工作。


托身影视公司是目前部分编剧的选择,“自由职业的编剧,写七八个戏,能开一个就不错了,再加上甲方影视公司倒了一批,要钱都不知道找谁要去。”另一方面,影视公司接收到行业信息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风吹草动都会第一时间感知到,而自由职业编剧的敏感度则没有那么强。



2014年网剧《匆匆那年》


在题材方面,主旋律与部委机关合作也已成为保证播出的另一种途径,有专业单位保驾,在剧本内容上就有了最专业的把控。虽然前期需要经过大量的意见综合与修改,但在大方向的把控上基本不会出错,“我现在手里在做的几个项目中,就有两个都是主旋律的,也都和相关单位合作。”


热播网剧《白夜追凶》的背后是公安部金盾文化影视中心,《人民的名义》背后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这些都是近年与影视公司合作出品电视剧的热门单位之一。在这样的合作过程中,编剧们对于题材把控的敏感度也就有了很大的提升。


《白夜追凶》《人民的名义》


除了这些内容,也有很多题材在创作初期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张丽是学新闻出身的,对记者这个职业一直都很有感触,“特别想做一个调查记者的职业剧,主角是出镜记者,就类似于柴静、王志那种,剧中会涉及一些争议性话题,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内容可能还要放一放。”


另外一些比较有趣的都市快穿题材,也是涉及到了“穿越”的敏感地带,近期也都很难操作了。


此前搜狐视频出品的快穿剧《炮灰攻略》在网络平台还能安全播出,虽然水花不大,但还是能和观众见面的。而后续的同题材内容,却几乎没有再上线的,“现在要做的,就是和公司一起存活下来。”


搜狐视频出品的快穿剧《炮灰攻略》


宣传:损失的项目费就是打水漂


“我们有一部剧,大概有100多处修改意见,后来名字也改了,还是没播出来。”制片人张迪(化名脸上带着倦意,对于“砸手里了”这件事情,她早已经认命。


一线影视制作公司目前还好,如果是在小型或者初创型影视公司,一部剧播出与否就决定了这个公司的存亡。被排播档期拖死的公司大有人在。


片方的日子难过,宣传方也不好受,几乎每天都处在崩溃的边缘,剧集的播与不播对于宣传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宣传营销公司还好,一部剧不播了,总还有另一部剧顶上,但对于影视公司的宣传来说,项目不确定就直接约等于“被迫停止工作”,某一线影视公司宣传小刘称,“我已经快1个月都没有什么工作了,只能帮艺人发发稿子,项目几乎没有太多事情要做。”


18年2月杀青的《半生缘》迟迟未播


前几年,行业乱象颇多,很多甲方公司宁愿把钱用来“做收视”也不愿意投钱到宣传上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又进入到了海量宣发年代,人人都是自媒体,发声渠道颇多,宣传究竟能起多大的效果,也变成了一个未知数。


档期的频繁调整,对于宣传营销公司来说,最直观的就是项目费的损失,“和甲方签合同的时候,一般一个项目的整体费用,都是分3笔支付的,项目前期会给一定比例的项目费,然后中期给一部分,最后再结尾款,但如果一个戏迟迟不播出,我们的服务周期就会被拉长,中款和尾款也收不到。”某营销公司的项目经理李华(化名)告诉娱理工作室


原定18年12月12日播出的《东宫》于今年2月14日首播


迟迟不定档则会导致前期的筹备时间变长,在正常的看片出策划之后,方案被要求修改的可能性就会变大,“有些不专业的片方和平台就是会觉得你筹备期什么事情都没做,然后对方案时不时的就会有一些反馈意见出来。”


另一方面,根据宣传公司的节奏,前期看片定方案之后,基本就是会按照节奏日常放物料等待播出,但迟迟没有定档消息,然后又突然定档,宣传节奏就会被打乱,只能临时调整。


《我的真朋友》就面临了提档的情况,制片人贾轶群在接受娱理工作室采访时也表现出了自己的疑虑,“肯定也有很多遗憾,也许也会有一些观众误解我们是不是做物料不上心,怎么连一支定档预告都没有,只能希望大家给我一点儿理解了,宽容我们一些。”


没有了播出前1周的密集宣传期,落地活动也受到了影响,所有的宣传物料后移...这也就说明宣传本身和剧情结合的部分更多了,如果剧情话题热度高,或许也不太会给项目带来太多的影响,但如果项目自身的讨论点就不够,想要通过宣传将它自身的热度再推起来,也几乎不太可能了。


“裸播”的《我的真朋友》


导演:行业需要自省


《九州缥缈录》临时改档,卫视只能临时重播综艺节目,视频平台则损失了一大笔广告费。这样一个投资5亿,拍摄时长288天的重量级剧集的撤档,引来了观众一片哀嚎。


剧评人李星文在微博发布了自己看完3集《九州缥缈录》的观感,“制作上真材实料,美学上沉着浑一,资本和影视的蜜月期产出的最后的大片,可以代表当下国剧的工业水准。故事嘛,成年世界粘稠贪婪,要靠少年人的热血和纯粹来冲决、拯救。”


截图自微博@李星文


如此高的评价依旧面临了被撤档的命运,“介质”原因已经挑明,创作者更应该明白,如何解决“介质”的问题才是如今应该积极面对的。“创作人员就应该有责任感和正确的审美。”导演张睿说。


此前他执导的《刑警队长》和《莫斯科行动》都是涉案剧登陆卫视黄金档的作品。在此之前,涉案剧也被归为敏感题材之列,“真不能什么都赖‘介质’‘技术问题’吧,我们应该自省,这个行业太鱼龙混杂了。”


《刑警队长》和《莫斯科行动》


资本和影视的蜜月期颇长,在这样的“爱情”之间,也滋生了不少“发展空间”,某些作品确实存在内容上的硬伤,《孤芳不自赏》和《楚乔传》都成了抠图大片的重灾区,经典神话改编作品也几乎成了魔幻大剧,依赖于演员的热度和流量,在剧情和制作上一再妥协的案例屡见不鲜。


“再这样下去,大家都没饭吃。”面对如此创作环境,创作者的无奈已经跃然纸上。再加上,如果一部剧只是撤档的话,并没有确定不会播出,卫视的预付款依旧在片方手里,这样的情况下,片方也无法把这部剧再做发行,如此等待之后,基本就是一个死局。


“浑水”之中人人自危,但也不能矫枉过正,“题材很多,真的不一定只去拍主旋律,艺术创作要讲究规律,符合创作规律,内容更有可能突破‘技术难关’。”改档的过程多少透露着一些不得以,对于片方、平台等各个方面来说都是损失,平台也正在严加管控,但问题的根源依旧在于作品本身。


网传《孤芳不自赏》抠图部分图像


好作品被临时调档,这是全行业都不愿意看到的,问及张睿得知《九州缥缈录》被撤档的消息心情如何时,他只回复了4个字:“兔死狐悲”。


这或许就是创作者之间的惺惺相惜。“要有市场敏感度,也要对观众有基本的责任感,为什么现在需要被严格审查?是不是真的做了违背创作规律和社会良心的作品?”


电视剧排播的不确定性是一直存在的,而这次近两个月来的频繁档期变动则是排播不确定性问题的一次集体爆发,“介质”和“技术原因”还是会长时间存在,对于内容的无差别管理确实还有讨论的空间,但现阶段看来,经济损失已成既定事实,“自省”或许是唯一的出路。


《九州缥缈录》剧照


推荐阅读

关联阅读

《我的真朋友》

主笔专栏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点击标题可阅读更多娱理精彩内容

点击一下即可阅读

锦绣未央抄袭成立 李健苏州演唱会

内地港台艺人道歉方式

最强大脑纠纷调查 翻唱版权密室逃脱

撞死了一只羊何以为家 风雨云美国队长复联4

权力的游戏百年孤独 甜宠剧播放量翻拍剧

瓦尔达仲代达矢杜琪峰梁博 王源 蔡徐坤

NINE PERCENT 初代团二代团2013快乐男声

电影节海报奥斯卡柏林电影节戛纳电影节